上海白马会所的女游戏:男人是如何败下阵的?

1

女人的战斗:性特权的转移

记不得是哪位哲人曾说过这样的奇葩观点了:“只有纯粹的商品性才能更加彻底地把女人从商品性中解放出来。”女人们正在马不停蹄地实践这一观点,例子随处可见。比如,前不久发生的上海白马会所事件。当然,遍布于快手、抖音以及相关各类短视频平台上的女人如云般,以及各类广告中的角色,都是如此的观点实践“正是在这里,我通过将自己变成一个迷人的客体来进行了斗争。”

在波德里亚的著作《致命的策略》里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男人写了一封热烈的情书给她的意中人,而那个女人问道:“我的哪个部分最令你着迷?”他回答:“你的眼睛。”之后男人收到了回复——一个包裹,里面是那只令他着迷的眼睛。

美而暴力。这无疑是邪恶的,包括那个女人,她用真正意义上的“以眼还眼”报复了那种被诱惑的愿望。这无疑也是放荡的,肆无忌惮的。如果说这个故事里的女人是哲学意义上的客体的话,那么上海白马会所里的女主儿们(注:请自行搜索相关事件的来龙去脉)显然最初是哲学意义上的主体的,她以顾客的身份可以指挥作为小鲜肉的小男人做一切挑逗并让她心情愉悦甚至是刺激的事情…但女人毕竟是感情动物,一旦天长地久了,就会滥情,不由自主的将自己本来作为主体的角色变成了客体,并满足同是客体的小鲜肉的“欲望”——尤其是物质意义上的,从此收获到了某种心理上的“报复”和“满足”。以商品交换的形式实现这些“感受”,无疑是一种特权——女人对性特权的情绪渴望和释放,以及最大程度上的被满足。

无论哪种形式的“战斗”,女人们其实都一直作为客体在男权社会中委屈着——尽管女人解放运动已经让有的女人们可以和男人们平起平坐了,但大多数的时候,女人无疑还是被动的、作为客体的存在。因此,女人们用双向游戏来表达自己的魅力和存在——一方面是直接的性供给和性要求,另一方面则是游戏、魅惑和延迟的性行为——她们或者用自己的身体或者用自己的财富来征服男人。

看来,还是波德里亚这位大哲学家看得很透:“女人并不居于欲望的位置,她位于比欲望对象高得多的地方。当然,一旦她背离了这种欲望对象的冷漠,其特权也就随之丧失。她将变得与主体一样脆弱,并将因此而了解徒劳的苦难的全部形式。”因此,白马会所这种只服务女顾客的会所的市场需求旺盛,也就不难理解了——因为,女人们发起疯来,其实比男人们更要疯的有境界和品位。

不过,波德里亚也说了,性特权向女人的转移导致了一种新情况:

自“将女人视为客体”的时代开始,男人特权至少引发了整个激情与诱惑的文化,引发了与性禁忌游戏息息相关的小说式的文化。这样的文化颠倒过来几乎是行不通的。因为,女人不必引诱就能得到一个男人,而男人却不得不引诱女人,如果她希望被引诱的话。“阴性压制对女性而言已经停止了…”

《女人之城》这部电影有着这样的含义:在普陈凯的阴性的魔魅面前,在没有一丝诱惑阴影的所有可能阴性那缥缈的幻觉面前,男人是如此无助、赤裸和不确定。而女人可以肆意地放浪着。比如,最近不断发生的影视圈明星圈里的不一而足的女人们的“桃色事件”。

“这样一来,情况就不再是双向的,而是单一的。女性客体享有统治权,并且(由于欲望游戏的秘密规则)始终是诱惑的女主角。而男性客体则无非是被扒光了的主体,是欲望的孤儿,徒然追忆已经逝去的主导权。他们不是主体,甚至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欲望对象,他们仅仅是一种残酷自由的虚构手段。”

波德里亚进一步直言不会地说:“女性不在乎占有。客体不在乎占有。占有是主体的骄傲和偏执,而客体对占有乃至解放都是全然漠视的。客体只想诱惑,它正是如此把玩着自身的女性——正如沉静之于动物,冷漠之于石头,外貌之于女人——客体总是取得胜利。”同时,“女人太有技巧了。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柔顺,她们清楚地知道(也许太清楚了)如何表现得不开心——而这背后势必潜伏着某种蓄势待发的东西。正是如此,她们可以击溃所有的主体。”

全国的各个角落里,可能都有着类似的女人们对性特权的“战斗”的身影,无论是以何种的名义和方式进行着。当男人诱惑女人时,女人也在诱惑男人。女人可以被统治、被探索、被诱惑、被丢弃、被欺骗和背叛,然而绝不是以异化、屈从和被虐的方式。恰恰相反,女人的“出轨”的力度比男人更加的迅猛和有力量,并且可以热情似火,也可以使冷若冰霜。女人始终是“性”游戏的主宰。而女人也总是可以选择自暴自弃为性对象,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交付出去(尽管这总是令男人深深地诧异),或者,她选择以主体的身份登场,容许自己被诱惑,并对这诱惑半推半就,诸如此类。

“她总是能够从一个角色跳到另一个角色,而不至于变得歇斯底里、反复无常或是莫名其妙。这不是心理学,这是策略——也正是这一点赋予她相对于男人的绝对优越性。”波德里亚说,女人显然并不渴望成为男人,她将她所在乎的一切都逐一变形为她的一部分,无论是以自恋、化妆、诱惑、放纵、淫欲…等形式,而男人则除了追求短暂的“销魂”之外,已别无指望。

其实,伟大的女性们,所追求的并不是性的欢欢(这都是表象),而是“性别的可逆性”以及哲学意义上的主客体的变换性——因为,为什么女人就不能骑在男人的身上?!

2

渴望被求欢的背后:女人的“好色”

正如男人都喜欢美女一样,女人通常也都喜欢靠近帅气、热情、有社会地位和意志果决的男人,而男人也容易借此“非礼”——一切皆因进化:

女人选择“男人”的时候,很重要的标准是看对方是否有持续照顾自己的热情,是否有足够高的地位和足够多的精力和资源为自己带来保障和保护——这也是“男人”在诱惑或引导“女人”时通常会许诺的原因之一。而男人之所以不停地寻找“猎物”,尤其是偏爱年轻的女人,是因为她们更容易生养。

这都是人类祖先遗传下来的。尽管人类已经进化成现代文明人,但这些方面的“痕迹”依然存在。试想一下:

在原始社会,祖先在艰苦的环境下,以狩猎的方式整整生活了八百万年,身边危险重重。作为男性,如何有更多的后代从而不至于“断子绝孙”?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与更多的女性发生尽可能多的性关系,繁衍后代——这也同时男人为何都是容易见异思迁的货色的原因——可以与一面之缘的女性发生性关系,也可以同时与多名女性保持着性关系——我想,现实社会里,这样的男性不在少数。

《我们与生俱来的七情》——作者是勒洛尔和安德烈两位,这样告诉我们有关进化论派的观点:人类的情欲,并不需要躲躲藏藏。而情欲的背后,除了动物性本身之外,还有人类进化的意义在其中,以及嫉妒和羡慕的情绪。

难道女人就不出轨?《我们与生俱来的七情》一书里这样“赤裸裸”的问道。

作者的回答是:从进化论派的角度来说,既然女性如此渴望守住孩子的父亲对她的爱、如此希望他在严酷的环境中出于爱而保护他们并提供给他们的食物,那么她为何还会以这样的安稳为代价,去追随看不到希望的外遇呢?

是的。进化论派的心理专家这样“无耻地”告诉我们:不忠有助于女性未来的繁育。他们说,事实上每位女性心中都一直上演着两种欲求:

第一种,被可能成为孩子父亲的人所吸引,准备与其进入一段长期的关系;第二种,被强壮、优质的“英俊男子”吸引,期待通过他的上佳基因诞下子嗣。然而,事实表明,这两种特质并不总是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或者说它们并不一定真的像看上去那样好。

还记得《大开眼界》这部电影吧:基德曼饰演的人物和许多女性一样,都深处这样的两难境地:一边是给她安全感、深爱她、条件稳定的男人,一边却会是不是为具有征服力、拥有“好”基因的男人倾倒。于是,出轨这件事从某种程度的幻想开始了。而“汤姆”也成为影片中两位尤物眼中极具魅力的男性。

“强壮、英俊、败坏、下流——他深得我心。”

奇怪吗?进化论派才不觉得大惊小怪呢。他们说:数千年来,如果女性从来都忠贞不渝,那么,男性的嫉妒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也就不会在进化中被自然选择出来。男人之所以会嫉妒,是因为女性也会出轨,即使女性出轨几率低于男性......

“当女性感到被需要、被男人渴望时,她们的自我形象就会提升。”正如男人被众多女人所追逐和求欢一样。

3

和男人来顿蜜餐:食与性的风月

女人喜欢在温馨浪漫的餐厅里,和心仪的男人一起共进蜜餐。帕西尼说,食与性是不分家的。

可为什么食与性紧紧相连?帕西尼的《食与性》一书曾对此详细做了研究,读起来颇有意思。其中,在餐桌上,往往空气里都飘荡着“一道叫做性欲的菜”。当然,进食的场景要不是情侣要不是风月要不就是大家默契但谁不会点破的“名利场里的社交”……

作者说,在文学作品里,餐桌经常是性事的前厅。饮食通常被当做是色情的衍生物,而色情本身也要融于性事行为时那醉人的气氛中。“你将我的灵魂喝到见底,我感觉自己都空了。”

而在莫泊桑的《漂亮朋友》中,食物是诱惑的利器。莫泊桑这样写道:

房间中央放着一张方桌,桌上已摆好四份刀叉。桌布白得耀眼,像是刷了层白漆似的。两个高大的烛台上点着十二支蜡烛,把桌上的玻璃器皿、银质餐具和火锅映照得褶褶生辉......酒过三巡,举座的谈兴也就不知不觉地放开了。

……但这些美味佳肴,他们并没有认真品尝,而只是盲目地送进口中,因为他们的思绪仍停留在刚才所谈论的那些事情上,陶醉于爱的氛围中。当另一对受邀夫妇两人暂时走开的时候,乔治说服玛德莱夫人明早和他共进午餐。他送她回家后才回去。然后他怀着满心的喜悦。他终于俘获了一个女人的心,而且还是一位有夫之妇!一个上流社会,名副其实的上流社会,事情竟如此顺利,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按照柏拉图的定义,吃饭既是可以建立融洽关系的时机,也可以是谈成一笔买卖或者俘获芳心的前奏,甚至也可以拉开背叛的序幕,就像《最后的晚餐》一样。

帕西尼说,为了厘清我们与食物和性爱的关系,需要制定一个人物性格的类型学,就像荣格那样。他引述了一份专业医学杂志赋予四大基本元素相应的性格以及食与性方面的行为。

1️⃣ 火类的人

这是一类享有特殊威信的人物,他一直都喜欢采取主动性;头脑灵活、才华横溢。如果他做过分之举时,会变得暴怒。

饮食。他吃饭随时随地、随心所欲。他溜进厨房,尝尝他找到的,即使还没有完全烧熟、他喜欢重口味和一些他爱站着吃的超高营养食物。

性爱。他的口号是“马上”;他有时纵欲过度,有时完全性冷淡;喜欢拥有众多性伙伴。火类的人总是非常关注情感生活对他社会形象的影响。

2️⃣ 气类的人

兴趣爱好广泛、喜怒无常,他喜欢享受完全没有束缚的自由,正如他名字来源的元素那般。他不能容忍约束,他的口号是“一切都是相对的。”

饮食。他知道自己在吃什么。如果你想试试一道新菜或者你想找一家异域情调的餐馆,去咨询他吧!他对新口味和大胆的组合很感兴趣,即使我们不能总是把他和美食相提并论。

性爱。他不断换性伙伴。好似一只蝴蝶,他喜欢一朵花接一朵花地采蜜,只要感到有情感束缚的苗头就马上飞走。因为爱自由,他换友如换衣,乐意加入任何形式的冒险。这也是我们经常指责他是机会主义者和道德沦丧的原因。

3️⃣ 水类的人

捉摸不透、性情难料、随机应变,像适应河床的水一样,他根据不同情况改变自己行为。像海绵一样,容易受周围人的心情影响,他有点太容易被别人影响了;或者,如诽谤者说的那样,他就是只“变色龙”。

饮食。在饭店里,他的口号是“我跟你吃一样的”。将就、顺从,他随遇而安。另外,他还是一个有品位的人,知道怎么巧妙地去搭配菜和宾客。他的目的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达到和谐。

性爱。可爱、温柔,完全能够领会他性伙伴的期待和期许。也正是如此,他是一个完美的情夫或情妇:他既懂得取悦自己也懂得取悦他人。

4️⃣ 土类的人

毫不妥协但是有建设性,他的两个主要特征是谨小慎微和稳定。很理性的他总是保持客观态度,遵循事实本身而不由着自己性子走。

饮食。他认为“我们在餐桌上不会老去”。当食物很适合大家一起分享时,他能够花很长时间再饭桌上谈笑风生。

性爱。不太喜欢一夜情,他发生关系的前提是要有牢固的情感基础。要想取悦他,不用诗歌也不用情书。他不喜欢献花,更喜欢有用的东西。前戏时不怎么活跃,但是他喜欢性爱时间的长度。

总而言之,某个人在餐桌上的一些特殊行为能够解释他在床上的行为。吃得快的人时常会早泄,而慢慢品味的人则恰恰相反。吃饭时懂得循序渐进的人很可能在把玩对方身体时采取同样的方法。

有一天,这类观察被一位电视新闻主持人重新提出:“我们能通过观察某人的吃相来解释他的床戏吗?”

正如帕西尼在《食与性》中说:“食物之所以美味,是因为准备的时候充满爱意;爱情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已融入了我们喜爱食物的香气和美味。”

女人伟大。女人可爱。但女人也很“坏坏的”。但我们,都爱女人。祝国家三八节这一点,所有的女人们都青春永驻,漂亮幸福。

最后总结一句话:世间若没有了女人——“她诱惑”,男人们将百无聊赖、一无是处。但世间若没有了男人,女人们也不会糟糕到哪里去的。按照进化论的说法是,男人们将有一天会最终消亡于这个世界上,而女人依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