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监局会计监管通讯(2019年第1期)

编者按:为加强与辖区内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的审计与评估机构的沟通交流,推动各机构进一步提高执业质量、提升服务资本市场能力,上海证监局不定期编发《会计监管通讯》,通报辖区会计监管有关信息。

本期为2018年年报审计专刊,主要内容如下:  

【执业问题分析】 

 1.独立性问题仍较为突出。一是执业人员投资行为不当。部分执业人员及近亲属违反《证券法》和《中国注册会计师职业道德守则》的规定在审计期间持有、买卖所审上市公司股票,部分执业人员违反事务所规定买卖事务所审计客户的股票、基金和债券。二是审计与咨询服务的独立性冲突识别和处理不当。为审计客户提供会计、税务、信息系统等咨询服务时,未充分评估相关咨询服务对审计独立性的不利影响,也未采取有效的防范措施。

 2.对重要资产减值的审计程序存在缺陷。在商誉、应收账款、存货等重要科目减值测试中,简单以管理层出具的说明代替审计评估程序,未审慎关注管理层提供的说明内容和预测数据的合理性。特别是在商誉减值测试中,部分项目存在以并购重组方有业绩补偿承诺、尚在业绩承诺期间为由,不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在收购资产的收益明显不达预期且收到业绩补偿款的情况下,仍不进行商誉减值测试;未充分辨识与商誉相关的资产组或资产组组合,简单将确认商誉时收购的标的公司股权作为商誉减值测试对象;直接将资产评估报告作为商誉减值的判断依据,试图规避审计责任;资产评估报告的目的系股权价值评估,而非与商誉减值测试相关的财务报告目的评估;未发现商誉减值相关信息披露遗漏重要信息或缺乏实质性内容;未考虑将金额重大且涉及重大判断的商誉减值事项确定为关键审计事项等情况。

3.对特殊行业特殊主体的审计程序针对性、有效性不足。贸易业务收入审计中,仅获取合同、提单、发票等书面形式证据,未关注和评估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关联关系以及大额赊销贸易业务对交易实质判断的影响,也未发现合同缺少客户盖章、提单日期与合同日期明显不符、资金流水与账面金额明显不匹配等异常情况。部分贸易收入采用总额法核算,未分析相关交易开展的商业逻辑及采用总额法核算的合理性。在广告业务收入审计中,仅获取管理层提供的合同、客户确认单、排期表等书面形式证据,未获取实际开展广告业务的实质证据,也未关注收入确认重要依据客户确认单关键信息不完整,无法识别客户确认内容具体特征等情况。软件、工程等行业收入审计中,对完工进度的判断仅依赖管理层提供的内部证据,对于证据可靠性的识别不足。债券发行人年报审计中,未充分识别和评估债券发行人的偿债风险,未对资产和收入真实性保持应有职业怀疑,未充分考虑舞弊风险。

 4.函证的关键环节执行不到位。我局在函证基础审计程序专项检查中共发现辖区函证执业问题 37 个,集中体现在以下 4 个方面。函证样本选择方面,未获取已开立银行账户清单或企业信用报告,未充分关注银行存款、借款、担保等函证信息完整性;对于余额较小但交易额较大的银行账户仅获取银行对账单、已销户的重要账户仅获取销户证明,未分析账户的重要性,也未记录不予函证的理由;未对余额较大或者余额较小但发生额较大的应收应付等往来账户进行函证且理由不充分。函证控制方面,未根据审计准则要求由审计人员亲自发出函证;未关注重要函证地址与公开信息搜寻或其他方式获得的函证地址不一致的情况;对于函证联系人或函证地址高度重合或类似、不同公司的往来函证回函由同一快递公司发出、快递信封编号连续、寄件人联系方式、字迹相同或者同用一个回函信封、不同回函方由同一快递员收件等异常情况未予关注和执行进一步审计程序。函证替代程序方面,对重要未回函函证的跟进措施不到位,未见追查原因或考虑再次函证而是直接执行替代审计程序;未回函未执行替代测试;替代测试流于形式、仅用事务所通用模板笼统描述替代测试过程,无法识别替代测试项目的具体特征。函证差异分析方面,未关注回函不符事项并评价对账户余额的影响;函证差异解释无审计证据支持或与证据内容明显矛盾;仅依赖管理层的解释,未获取第三方证据消除对账户余额准确性的疑虑。

5.重要审计程序和关键审计证据的充分性、恰当性关注不足。控制测试方面,未充分了解和测试重要内控流程,直接执行实质性测试,导致无法发现重大潜在风险;虽已在前期执行控制测试,但未在底稿中更新对控制的了解;对控制测试发现的异常情况或实质性测试中发现的错报,未评价是否存在内控缺陷。分析性程序方面,未识别重要交易或账户余额的重要指标异常波动或与行业指标明显偏离的情况,形成的分析结论与实际情况明显不符或缺乏证据支持。审计抽样方面,未确定足够的样本规模以将抽样风险降低至可接受水平;未考虑审计程序的目的和抽样总体特征,选取的样本缺乏代表性;未对审计抽样发现的重大偏差执行进一步审计程序或恰当推断总体错报。审计证据方面,对形式证据获取较多,对形式证据与实际情况的差异及内部证据与外部证据的交叉印证不够;对关键审计证据之间的异常或矛盾情况未予以关注或仅依赖管理层的解释,未充分考虑舞弊风险并进一步收集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6.新审计报告准则实施不到位。部分项目关键审计事项的选择未能体现重要性原则,存在避重就轻的情况,未将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重大或根据合理商业逻辑判断的重要事项确定为关键审计事项,且未根据审计准则要求在审计底稿中记录未将重要审计事项确定为关键审计事项的原因。关键审计事项的审计应对措施描述过于笼统和模板化,未能根据关键审计事项的特定风险执行针对性审计程序。

【审计监管案例】 

案例一:A 公司为新三板挂牌公司。审计执业存在如下问题:

 (1)收入真实性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一是未获取实际开展广告业务的审计证据。在当年广告业务收入 90%以上均形成应收账款且新增广告客户较多的情况下,收入细节测试仅获取合同、客户确认单、排期表等形式证据并结合应收账款函证回函对收入真实性获取审计信心,未关注到个别客户公司注册日期晚于合同起始日期、A 公司无法提供广告业务播放的后台数据等异常情况,未获取关于广告实际播放情况的审计证据以核实广告业务收入的真实性。二是未充分关注作为收入确认重要依据的“客户确认单”存在关键信息不完整的情况,审计底稿中留存的大部分客户确认单内容表述笼统,仅表述为“在合同期内完成业务”,无合同对应期间、合同金额和确认时间,无法识别客户确认内容的具体特征。

 (2)控制测试执行不到位。在销售与收款循环控制测试中,未关注到抽样的广告业务实际收入确认日期早于客户验收单日期、合同日期和发票日期的异常情形,与审计底稿记录的“财务入账日期与确认单日期一致”并得出控制运行有效的测试结论不相符。

 (3)个别大额销售费用实质性程序执行不到位。对特卖促销费用执行细节测试时仅在“原始凭证是否齐全、记账凭证与原始凭证是否相符”栏目中打勾,未记录获取的原始凭证种类、编号等具体可识别的信息;对劳务费用执行细节测试时仅记录“获取记账凭证、发票、与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 1 年期框架合同”,未见获取劳务结算单、对账单等具体结算依据及核对情况,无法判断劳务费用的准确性。

 (4)函证程序执行不到位。未对银行存款基本户等重要银行账户函证未回函事项予以关注,仅以银行对账单作为替代程序。对银行存款回函中存在账号不符的异常事项未进行恰当关注和分析,也未获取进一步审计证据予以验证。部分重要应收账款函证未回函替代程序未查验客户确认单等关键收入确认证据。

 案例二:B 公司为债券发行人。审计执业存在如下问题:

 (1)偿债风险评估程序不到位。在评估 B 公司偿债风险时,仅分析合并资产负债表的整体情况,未识别、评估发行和偿还公司债的法律主体的偿债风险,也未了解管理层是否针对偿债风险建立相关的应对措施。

(2)其他流动资产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B 公司的其他流动资产主要为私募基金投资款,但审计时获取的投资合同未注明投资起始日至终止日等关键信息,亦未对此予以函证,藉以判断该投资款被归类为“其他流动资产”的审计证据不充分。同时,审计底稿中未见记录该私募基金未按《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办法》(中基协发[2014]1 号)以及合同约定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情况和原因,未见关注上述投资的合规性风险。

 (3)赊销贸易收入和预付贸易采购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一是未关注大额集中赊销贸易客户之间的关联关系。二是未关注贸易赊销业务和预付采购业务毛利率低于行业水平的原因。三是未关注销售合同未注明赊销客户信用期、采购合同未注明采购预付周期等异常情况,未关注公司针对贸易赊销客户和预付供应商的信用期的确定过程以及相关信用风险控制措施的有效性。四是未通过第三方仓储公司等渠道核查赊销客户和预付供应商对应交易提单的真实性,未见收付款与合同、发票一致性的核查记录。 

【监管提示】

 1.严格遵守职业道德规范。执业人员及近亲属禁止违规买卖股票以及违规进行其他不当投资行为。事务所应切实加强独立性管理,具体包括:加强对员工职业道德规范方面的政策宣导和培训教育,加大对执业人员违规投资行为的内部检查和惩戒力度;严格执行签字会计师和关键合伙人的轮换要求,严禁注册会计师未实际参与业务但通过互换项目规避轮换要求;切实建立、完善审计和财务、税务、内控咨询等非鉴证服务的独立性冲突识别和防范机制。

2.充分执行承接新审计业务时的风险评估程序。事务所在承接新审计客户时应当保持应有的谨慎和执业怀疑,充分、严格执行风险评估程序。对于“炒鱿鱼  接下家”的上市公司,特别是对于最近两年连续变更审计机构、年报审计期间变更审计机构、上年度财务报表被出具非标意见后变更审计机构等情形,务必保持高度警惕,积极与前任注册会计师沟通,了解审计机构变更真实原因,承接前后严格实施审计准则规定的审计程序,充分识别与应对重大错报风险。

4.高度重视商誉减值审计工作。事务所应从整体质量控制层面加强对审计项目商誉减值风险的排查,根据《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 8 号——商誉减值》相关要求,细化和完善关于内部质量控制的具体管控措施,有效防范和应对相关项目的商誉减值审计风险。执业人员应认真落实监管提示及事务所相关执业要求,充分评估商誉减值风险、了解相关控制活动,对商誉减值涉及利用专家工作和利用集团组成部分审计师工作开展必要复核,对商誉减值信息披露的充分性和恰当性保持必要关注,审慎判断是否将商誉减值作为关键审计事项。商誉减值审计程序应做到判断依据充分、推理过程合理、审计结论恰当、底稿记录详细。

5.严格执行新审计报告准则。执业人员应严格按照新审计报告准则的要求,充分识别和披露关键审计事项,避免避重就轻;关键审计事项的确定和应对措施的描述应结合上市公司具体情况进行个性化、差异化披露,杜绝标准化、模板化表述;应避免将关键审计事项和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强调事项和其他事项相混淆,不能以披露关键审计事项代替发表非无保留意见。事务所应加强审计报告出具前的质量控制复核,切实提升审计报告的披露质量。

6.切实做好 2018 年资本市场年报审计业务信息报备工作。2018年,经对辖区各事务所通过证监会中央监管信息平台报表采集系统(以下简称报表采集系统)报备的重大事项和年度信息进行及时审核和分析,我局关注到辖区部分事务所信息报备工作质量虽较以往年度有所改善,但仍有部分事务所存在对信息报备工作不重视、报备人员配备不足等情形,导致信息报备不及时、不完整、不准确等问题一直重复发生。少数事务所报备的信息因不符合要求而未通过监管审核,但相隔数月仍未及时予以更正或重新填报;个别分所的负责人和主要经营地址已完成变更近一年,但未及时报备;个别事务所报备的信息与实际业务开展情况显著不符。事务所应严格按照中国证监会会计部《关于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做好信息报备工作的通知》(会计部函[2017]80 号)的要求切实做好信息报备工作,确保信息报备及时、完整、准确。事务所负责信息报备的人员应定期查看报备系统中的公告和待办事项,对于审核未通过的报备事项及时按要求更正后重新提交。

     【监管文件参考】

 2018 年以来,中国证监会结合会计监管工作中关注到的有关问题,通过证监会令、证监会公告、证监会网站和证监会中央监管信息平台通知公告等形式发布了一系列监管要求,各事务所应予以认真研析并遵照执行。具体文件如下:

 Ø   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

 1.《关于修改〈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许可实施程序规定〉的决定》  证监会令[第 138 号],2018 年 3 月 8 日发布,自 2018 年 4月 23 日起施行);

 2.《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 14 号——非标准审计意见及其涉及事项的处理(2018 年修订)》(证监会公告[2018]7号,2018 年 4 月 19 日发布,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3.《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 19 号——财务信息的更正及相关披露(2018 年修订)》  证监会公告[2018]8 号,2018年 4 月 24 日发布,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4.《关于印发的通知》(会计部函[2018]590 号,2018 年 12 月 29 日发布);

Ø   其他指导性文件 

5.《会计监管工作通讯》2018 年第 1 期(重要工作信息板块,2018 年 4 月 28 日发布);

6.《2017 年上市公司年报会计监管报告》2018 年 8 月 3 日发布);

7.《2017 年上市公司非标准意见审计报告情况分析》(2018 年 8月 29 日发布);

8.《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 8 号——商誉减值》(2018 年 11 月 16日发布);

 9.《会计监管工作通讯》2019 年第 1 期(规则解读板块,2019年 1 月 22 日发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