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海三联书店遇上古都西安,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文推荐 | 知学学园

新年伊始,上海三联书店首次进入西北,落户西安南大街。1月19日,上海三联书店READWAY在西安南大街30号中大国际5楼启幕,这是READWAY继宁波、北京、上海之后的第四家门店。

精致青年文化品牌READWAY秉承上海三联书店“永远年轻之地”的理念,寓意为“阅读之道、成长之路” 。从青年人的精神需求、物质生活、文化社交、家庭亲子、休闲健康五个生长维度出发,READWAY将为消费者精准提供内容和增值服务,致力于成为西安青年人的文化发声平台和品质家庭的文化服务平台。同时,书店本身也将通过各种文化活动,不断打造成为创新体验的文化场域与美学空间。

READWAY西安店集文化、艺术、社交于一体,高达三层的旋转书梯一开业就成为新晋网红打卡地,文艺气息浓郁的咖啡厅成为青年人的约会之地,沉浸的阅读氛围带领读者回归家庭书房一般的温馨,精美的花艺景观、精致的艺术阅读长廊让消费者体验艺术与阅读之乐。

作为出版机构开设的书店,上海三联书店READWAY发挥其内容优势,为当代年轻人和国内外大师建立沟通纽带和桥梁。开业当天发布的“世界的长安,永远年轻之地——青年共生创作计划”将围绕“文学”、“音乐”、 “艺术”、“科学”四个板块,邀请国内外对青年有影响力的知名人物作为导师,与西安优秀青年人共同创作。第一季导师包括IF红点奖获得者、设计师宋契德,摄影师、艺术家肖全,设计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楠,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总编辑黄韬,雅昌文化集团艺术总监刘志国及音乐人、歌手苏阳。2019年中,6位导师将陆续来到西安,将各自领域中的前沿文化和学术研究与当地年轻人做近距离交流。

三联书店READWAY将收集来稿由导师指导和反馈,其中优秀作者将有机会与导师们深入交流,共同创作,并进行师生作品的共同展示。2019年末,相关创作将将由上海三联书店集结成册,付梓出版。

来源:上观新闻

别的城市上海三联书店READWAY都长什么样?

先来看上海店:

攀“螺旋书梯”,观“新天地之眼”!淮海路新文艺地标诞生

“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阿根廷作家和国家图书馆馆长博尔赫斯如是说。而如果要把图书馆变成天堂的样子,打造“通天书梯”是再适合不过的方式。

在淮海路上,又有一家全新的“最美书店”与我们见面了,一开业就以“螺旋书梯”获得众多关注。这是上海三联书店主打社交概念的READWAY,寓意“阅读之道、成长之路”。

2018年开业的书店这么多,压轴出场的READWAY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跟着周到君的视角去看看吧!

螺旋书梯和新天地之眼,别错过这些颜值担当!

走进READWAY,第一眼就能看到颜值担当——螺旋书梯!它位于书店的正中心,黄白相间的图案犹如剪纸,而螺旋上升的设计则让人有一种身处教堂的“飞升感”。

书店的这一层基本上是“颜值担当”,左侧有不少市面上少见的文创,右侧是与ELLE合作的咖啡馆,走到室外空间还有俯瞰淮海路最繁华路段的“新天地之眼”。

种类众多的立体书是一大亮点。你可曾想到,“灭霸爸爸”会在翻书时跳出来吓你一跳,浮世绘和达利也能成为立体书的创意来源。

这种书也是别家书店不容易看到的——根据中国古代名著改编的绘本。万万没想到,这种售价不菲,需要戴上手套才能翻的图书销量相当好。据书店的工作人员介绍,它们尤其受外国朋友的欢迎,已经补过一次货了。

走过蒸汽工厂STEAMARTS的展柜时,你的目光一定会被这些做工精致、长相奇异的“小玩意”吸引。这是一个原创玩具品牌,专门手工制作蒸汽朋克的手办。

另一侧是ELLE咖啡馆,充满了网红元素——大理石桌面、金色边框。这里有为ELLE主编晓雪而设的专座,坐落在转角处的绝佳位置。ELLE旗下的杂志《ELLE世界时装之苑》、《家居廊》构成的杂志墙是整个咖啡馆的点题之笔。

咖啡馆有一扇门能通向室外,到达新天地广场和书店合作的构想“新天地之眼”。待到春暖花开时,读者可以坐在这片露天的区域,读书喝咖啡,在高处把城市律动尽收眼底。

早在今年夏天,上海三联书店就把READWAY的设计理念带到了上海书展,设计团队包括设计机构“此间新生活营造”、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所所长王之纲教授团队、曾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平面设计师的清华大学博导陈楠老师团队。

READWAY上海店也是由他们设计的吗?书店的工作人员告诉周到君,上海店的空间设计由KOKAI STUDIOS担当,这一设计事务所此前的作品有“上海唯一的全别墅石库门酒店”嘉佩乐建业里,视觉VI则由陈楠老师团队设计。

人文书籍与黑胶唱片相伴,在这里共赴一场精神盛宴

上海三联书店是一家有80多年历史,中国少有的同时拥有出版、发行、终端资质的平台。作为旗下新开的书店,READWAY的定位是“永远年轻之地”,面向的受众是25-35岁的青年人,融汇了厚重的人文和青年的趣味。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书店琢磨年轻人阅读习惯推出的众多MOOK杂志书、生活美学类书籍,也可以看到上海三联书店最为熟稔的历史和社科类书籍。畅销书不是很多,毕竟要买人人都知道的畅销书,为什么不直接网购呢?

原版书籍也是书店的一大亮色。JK·罗琳的《哈利波特》、《神奇动物在哪里》20周年纪念版,德国老牌出版社Taschen出版的艺术类书籍,在今年的上海书展上大受欢迎的《香奈儿花园》,光看封面就令人赏心悦目。

书店还将触角进一步伸向了另一种精神消费——听音乐。在5楼一片专门的区域,书店把黑胶唱片作为装饰品布置在墙上。“裸”着的是有一定损坏的,很便宜就能买,有精美包装的则根据其价值有相应的定价,不过都不算贵。当黑胶唱片机开始转动,时光似乎也因此倒流。

在READWAY的官微上,你能看到这句话:

Keep reading, find your way.

作为线下推广阅读的渠道,READWAY被上海三联书店赋予了社交的功能,未来将举办阅读讲座、生活方式和美学、亲子活动等多种活动。寻找“阅读之道”,这是READWAY的初心。

去过了朱家角的“旅行者的书房”,走过了佘山的“山脚下的书店”,听说了被评为“2017中国最美书店”的“上海三联书店·筑蹊生活”,上海三联书店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

上海三联书店READWAY

地址:淮海中路333号新天地广场4-5楼

再来看北京店:5000 平米的上海三联书店要来了,但开在北京

上海三联书店的最大实体店 READWAY 将在月底开业。这家书店面积近 5000 平米,相当于两个七人制足球场,主要面向 25-35 岁的人群,涵盖图书、文创、教育和运动等领域。

READWAY 上海三联书店 ( 北京店 ) 效果图

不过,这家店没开在上海,而是开在北京朝阳大悦城。

上海三联书店于 1986 年复社,归属于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主打中外人文社会科学著译和高品位文化类读物 ( 京沪港三联书店的关系,详见文末 ) 。这家上海的出版社把最大实体书店开在北京而非自己的家乡,虽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在国内,北京有着最适合人文型书店的土壤。

根据《2017 年全国城市书店数量排行榜》,北京有 6719 家书店,几乎是上海实体店数量的三倍,而同为一线城市的广州也领先于上海。如果按照每万人拥有的书店量来计算,则上海排在全国第十一位,落后于郑州和武汉。

数据来源: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百道新出版研究院

市场需求和书店定位是互相影响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上海的书店逐渐 " 背景化 "。半层书店是沪上有名的独立书店,其创始人赵琦经常流连于各地的书店,亦涉猎图书的装帧设计工作。她说:" 虽然各地都有去书店只为了打卡、发朋友圈的客人,但这几年上海出现了大量‘图书背景化’的书店,这里的整体读书环境偏小资、偏浮躁。"

如果说书店数量和风格不能代表什么,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两座城市的人均纸质书阅读量。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发布的《2018 年上海市民阅读状况分析报告》显示,2017 年上海市民平均纸质书阅读量为 7.00 本,而《2016-2017 年度北京市全民阅读综合评估报告》显示,北京市居民年人均纸质书阅读量为 10.97 本。按常住人口计算,虽然上海的人口比北京多近 250 万,但北京每年比上海要多消费 6880 多万本纸质书。

这一数字具有足够的说服力。

北京三联韬奋 24 小时书店

" 北京确实比上海更有文化积淀,人群的阅读习惯也更好,这也是我们的最大实体店选址在北京而非上海的理由。" 上海三联书店副总经理陈逸凌说," 书店的定位是基于城市气质和受众偏好的。"

READWAY 北京店领衔设计团队中有亚洲顶级设计师王之纲,台湾诚品书店资深设计师宋契德以及 LV、Dior 御用花艺师凌宗涌。

他们还携手一众优质品牌首入京城,如充满艺术气息的 BROWNIE Art Caf é & Lounge 和 Seesaw Coffee,将图书、艺术、咖啡进行跨界融合。

作为国内极少有的在出版、发行、终端三者均具有资质的平台之一,上海三联开始在北上广重点布局。大约在明年一月,第二家 READWAY 上海三联书店将在上海新天地 PLAZA 开业,其定位是 "Modern Chinese 和时尚新生活 ",而规模不及北京店。

READWAY 上海三联书店 ( 上海店 ) 效果图

" 我认为上海逛书店的人群更为挑剔,对于书店的选品有比较高的品鉴力。在上海开一家书店,不用心是很难让消费者进来的。" 陈逸凌说。

当下实体书店零售局势并不乐观,而这家国有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已有七家门店,并在持续扩大自己的版图。每开一家实体书店,上海三联书店都追求与城市气质、读者需求相贴合,但他们认为,模式千变万化终究是为了回归到以书为盈利点这条路上。

数据来源: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上海三联的第一家店在上海青浦朱家角,陈逸凌说:" 我们非常注重图书的选品。图书占该店总销售额的 70%,可见书是人们走进我们书店最重要的原因。"

现今,越来越多的商场将书店作为标配。在新元素植入和博人眼球这方面,普遍来说,中国书店已经走在西方的 " 前头 ",甚至有些过头,很多独立书店经营者更是对此嗤之以鼻。

鄙视归鄙视,中国人现今的阅读习惯和时间 " 养不起 " 纯粹的书店。

在把控调性和盈利的基础上,上海三联主要在文化消费和阅读习惯上引导读者。它与上海的亚朵酒店以及上海的社区街道进行合作,创建了大量书吧式的空间,让人们在想读书的时候就能读书。

上海三联书店与亚朵酒店合作的 24H 阅读空间

对于未来书店的经营模式,陈逸凌表示,也许会员制是一条出路。

如果真像业内人说的那样——上海消费者喜欢书店多过纸质书,那么会员制听起来的确更适合上海。

Tips 老上海的书店 " 闹市 " 与京沪港三联书店之渊源:

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是全国的图书及出版行业中心。以售卖各种中西文新式出版物及二手书为主的书店集中在四马路与北四川路等新兴的城市繁华地带,而城隍庙一带则成为以售卖线装书、古籍为主的书铺与书摊的集中地 [ 1 ] 。

光是位于四马路上的书店就有 40 多家,包括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世界书局这三家大型书店。当时,城市市民开始成为图书市场消费的主体。《创造周报》出版以后受到青年人的喜爱。从每到星期日,在上海四马路泰东书局发行部门前的成群结队的青年学生来购买《创造周刊》的热烈,便可窥得一个梗概 [ 2 ] 。

这条路后改名为福州路,如今,路边的小书店常年放着喇叭,而书,是称斤卖的。

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下,1932 年,邹韬奋、徐伯昕、胡愈之等在上海创办生活书店,与民国时期许多产业一样,采用前店后工厂的格局。同一时期,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先后创立新知书店和读书出版社。1948 年,三家出版机构在香港合并成立生活 · 读书 · 新知三联书店。解放后,三联书店总管理处迁到北京。三年后,三联书店被并入新成立的人民出版社。

1986 年,三联书店正式恢复独立建制,随后,上海三联书店创立。此后,生活 · 读书 · 新知三联书店、上海三联书店有限公司、三联书店 ( 香港 ) 有限公司共同继承了三联衣钵 [ 3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